在季节交替时死去,只于梦中贪欢

夏眠于冬日_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昨夜未降雨,今日有所保留   
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散去的迷雾,终于透过树叶的微光,来自于月亮,星星点点的撒在地面上沉睡的人身上,他身着的礼服现在染的皱皱巴巴的,他向来注意礼节的。白色面具破碎在一旁,算不上姣好的面容,几道疤痕倒是不违和,从心脏溢出的猩红色的液体还未完全凝固,恶魔的血从来不是这个颜色,他一定触犯了什么禁忌。



快逃吧,我最亲爱的萨贝达




沉闷的呼吸声,心跳声并没有它应有的突出,现在这里有的只是奈布的咳嗽和呼吸声。从哪开始,他没有回过头,因为,那个鬼魅的身影一定会在那时出现,惑人的声音说着什么 ,心跳声掩盖了所有,他跑的实在太快了,心跳声好久才平复,他一定是做错了什么。





快逃吧,罪孽深重的人啊。



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