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季节交替时死去,只于梦中贪欢






大概是想描述一下被药物和感情(?)冲昏了头脑的佩利和没有计算成功的帕洛斯


其实就是想描述一下这种感觉X


虽然溺水的情况下不挣扎可以浮一会,但在深海区时间长了是会沉下去的大概?










裤腿被海水浸透紧贴着修长的腿,明明可以轻松抬起

身体却像灌了铅一样,本控制不住内心翻涌的情绪,但现在好像已经无所谓了

没有重心的身体摇晃着,随着浪潮和急躁的雨点,一点点被卷入海里,渐渐,渐渐,已经没有了立脚点,胸口击起的浪花溅到脸上,混合着脸上的雨水,落滴融进海面,在想些什么,在干些什么,接下来会怎么样,没有头绪,脑内烟雾缭绕,食道翻涌着苦水,药物已经被超出预算的胃酸过早的销蚀了。

   嘴唇被封合了,鼻腔内的空气被尽数赶出,已经涌过睫毛的海面不知疲倦的吞噬着这个人。但还在光亮处,还在他可以看到的地方。金色的头发在水里飘荡着,像是绸缎一样,恍惚间融入了海面的光晕。

      缥缈的意识渐渐下沉

  四肢在无形的压迫下麻木的挥舞着,被海水侵占了的肺泡好像要炸开。疼痛渐渐消失,渐渐失去感知,胸腔似乎和已经外界不分彼此

不想挣扎,就连求生的本能也被压抑,他从未接触过的感情迸发出脑髓,平日的他还尚有一丝理智可言

迟来的一抹白色的身影在岸边寻到了那个就要消失不见的点,丢掉了手里的伞柄,冲入海里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17)